这种神奇的药品 一度决定了战争的成败

  最近有一本神奇的书在大陆推出了,书的名字叫《暗黑医疗史》,作者是台湾医生苏上豪。

  比如治疗“相思病”最妥当的方法就是替病患的“痔疮”给予“放血”、在阿拉伯世界木乃伊是入药的处方。。

  据互动百科,阿司匹林,也叫乙酰水杨酸,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解热镇痛药,诞生于1899年3月6日,具有良好的解热镇痛作用。用于治感冒、发热、头痛、牙痛、关节痛、风湿病,还能抑制血小板聚集。用于预防和治疗缺血性心脏病、心绞痛、心肺梗塞、脑血栓形成。应用于血管形成术及旁路移植术也有效,故俗称它为“万灵药”。

  阿司匹林的主要成分是“水杨酸”(又称柳酸),人类很早就发现了柳树类植物的提取物(天然水杨酸)的药用功能。古苏美尔人的泥板上就有用柳树叶子治疗关节炎的记载。古埃及的最古老的医学文献《埃伯斯纸草文稿》记录了埃及人至少在公元前二千多年以前已经知道干的柳树叶子的止痛功效。

  中国古人也很早就发现了柳树的药用价值。据《神农本草经》记载,柳之根、皮、枝、叶均可入药,有祛痰明目,清热解毒,利尿防风之效,外敷可治牙痛。

  在1828年,法国药学家Henri Leroux和意大利化学家Raffaele Piria终于成功地从柳树皮里分离提纯出了活性成分水杨苷。这个苦味的提取物的名称是从柳树的拉丁名Salix alba得来的。因为它的酸味,人们通常称它水杨酸。后来这种德国化学家赫尔曼科尔贝(Herman Kolbe)成功实现了它的人工合成。但是水杨酸做为药物并不成功,它有一种极为难吃的味道,而且对胃的刺激很大,许多患者甚至认为用它的治疗比病症本身更难忍受。

  1897年,德国拜耳公司的化学家费利克斯霍夫曼(Felix Hoffman)给水杨酸分子加了一个乙酰基,发明了乙酰水杨酸,也就是现在的阿司匹林。

  在制造阿司匹林的过程中,“石炭酸”是不可或缺的原物料,而它也是制造炸药的苦味酸重要来源之一。因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仰赖自英国进口石炭酸的美国,国内石炭酸价格水涨船高,不得不让美国拜耳公司减产当红的药品阿司匹林来应对。

  只是对石炭酸有需要的并非只有炸药和阿司匹林,美国的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对于它的缺乏也深受其害——他发明的留声机中所需的唱片制造少不了石炭酸。为了怕制造成本提高,爱迪生干脆自己盖起了可以制造石炭酸的工厂。

  当时的美国与英国关系良好,德国深怕爱迪生多制造出来的石炭酸会卖给英国而帮助他们制造炸药,于是在德国驻美公使约翰·海因利希授意下,透过使馆成员海因利希·亚伯特金援拜耳公司的前员工雨果·史怀哲,利用一家由德国人掌握的公司与爱迪生的工厂签约,每天买下三吨的石炭酸交给雨果·史怀哲。

  获得如此大量的石炭酸,不只使得美国拜耳公司恢复了原有阿司匹林的产能,而且还有余裕卖给其他非“军火”相关的工厂,从中获得不少利润,当然其中有些石炭酸也被运到德国。

  这个一石二鸟的计划,历史上称“Great Phenol Plot”(大石炭酸阴谋)。原本不露痕迹,却于顺利进行了几个月后,在美国媒体的追踪下曝了光。原来是海因利希·亚伯特不小心将公事包遗留在火车上,泄露了相关文件。只是他的行为并非违法之举,美国政府无法对其行为有约束能力,因此有人将该批文件透露给当时美国反德的报纸《纽约世界报》,才让这计划于1915年8月15日摊在大众的眼前。

  最后迫于舆论压力,爱迪生和海因利希·亚伯特终止了契约,爱迪生最后也决定将多余的石炭酸卖给美国军方,才让这件事落幕。但德国已因为海因利希·亚伯特的石炭酸多制造了450万磅的炸药,而美国拜耳公司也从新的阿司匹林产能上得到回馈,赚足了可以铺天盖地的广告费用,所以拜耳公司商誉上虽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似乎对其销售影响不大。

  国际关系上,利用金援药品公司而间接削弱敌人的战斗力,历史上大概只有阿司匹林这一味药品而已。

  阿司匹林主要有镇痛与解热两种疗效,但也许是树大招风,随着对禽流感研究愈来愈多,有学者开始对阿司匹林从新检视,认为它是造成1918年全世界死伤无数的“完美风暴”禽流感不可或缺的刽子手之一。

  为什么会被怀疑?主要是因为一位发明“雷氏症候群”的澳洲医生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指出,在一次B型流感的流行期中,发现有16个小孩神经受损,而其中有4人并发昏迷、肝功能衰退、脑部肿胀的重症状,有人甚至死亡。他的报告引起了全世界医师的兴趣,经过了多个国家的深入研究之后发现,“雷氏症候群”和这些小孩子在流感患病期间使用了大剂量的阿司匹林有关。

  后来,学者研究“雷氏症候群”死亡的小孩检体发现,其肺部组织通透性增加造成水肿甚至出血的状况,而这样的结果给了某些学者灵感,把1918年禽流感那些年轻患者的死因,和上述使用高剂量阿司匹林的结果连接起来,希望重新诠释历史资料,找寻之中的关键原因。

  最后学者凯伦发表文章,论证了高剂量的阿司匹林可能是造成1918年禽流感患者死亡的重要因素。

  真没想到,一味药品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既能对战争产生影响,又能引发大规模流感,真是药品界的一朵奇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