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策分析:美元或有一波涨势?黄金跌势恐“还

  周五(4月19日),美国最新公布的新屋开工数据创下近两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元指数交投于平盘下方。由于多个市场恰逢耶稣受难日而休市,交投非常清淡。技术上,有分析指出,眼下美元又逼近此前的关键位置97.50,若一旦有效突破持续五个月的顽固阻力,美元可能迎来一波明显涨势。此外,从基本面来看,由于欧元正受到欧洲央行宽松政策的打压,且土耳其、阿根廷存在发生货币危机和违约的可能性,两国货币再次面临压力。有分析师指出,受此影响,美元指数有望涨向历史高点。

  日内,市场恰逢耶稣受难日而休市,交投非常清淡。隔夜公布的美国零售销售、初请失业金等表现靓丽,美元指数一度反弹,最高一度升至关键的阻力位97.50。

  有分析称,本周美元兑多数主要货币走高,提振因素包括节前仓位安排和美国公布的零售销售创2017年来最大增幅,同时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减少。

  “美元韧性或源于美国经济的相对强势,”大和证券资深外汇策略师Yukio Ishizuki表示。“欧洲货币受经济担忧的拖累,使美元显得更为强势。”

  日内最新公布的美国经济数据逊于预期,美元指数交投于平盘下方,日内最低触及97.30。由于多个市场休市,美元指数交投于窄幅区间之内。

  受累于单一家庭房屋建筑率持续低迷,日内最新出炉的美国3月新屋开工率降至近两年低位。

  具体数据显示,美国3月新屋开工总数年化录得113.9万户,为2017年5月以来最低水平。

  这表明尽管抵押率下降,但房地产市场仍在持续挣扎。持续的建筑业低迷景象,反映出土地和劳动力的短缺,还有建筑材料的昂贵。单一家庭房屋建筑率占据建筑业统计的最大份额,3月下降了0.4%,创2016年9月以来新低,在中西部地区的降幅尤其大,这和此前在该地区爆发的洪水有关。

  技术上,Dailyfx撰文指出,日图显示,美元指数周四的大涨结束了4月2日以来的这波回调,目前再次面临去年11月以来顽固阻力区域97.00-97.20的考验,考虑到过去5个月指数在该阻力遭遇挫折不下六次,因此不能排除重蹈覆辙的可能。不过从一些信号来看美指后续上破的几率还是较大,一方面指数大涨伴随布林带趋于扩张,这是涨势将延续的特征;另一方面MACD指标出现金叉也强化后续上破预期。若后续果线区域的阻力,料将打开进一步上行空间,开启一轮明显涨势。反之,如果仍像此前几次一样无功而返,则可能延续振荡格局。

  关于黄金:现货黄金连续四周下跌,且录得8月以来最长的周连跌。本周金价累计大跌15美元,最低曾跌至1270.63美元/盎司。

  据彭博报道,金价持续下跌的背后,因市场猜测美国和中国即将达成贸易协议,以及中国、美国等经济数据表现抢眼,导致避险需求降温。

  除此之外,SPDR黄金信托的黄金持仓在周二跌至10月以来最低,黄金当天也抹去了2019年的全部涨幅。

  “持续有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实际上已经走上了从今年早些时候的增长恐慌中复苏的道路,”道明证券策略师Daniel Ghali通过电话表示。

  “这反过来对黄金价格产生负面影响,”他表示,并补充说持有黄金等不产生现金流的资产的机会成本正在上升。

  蒙特利尔银行(BMO)贵金属衍生交易主管Tai Wong表示,在技术面信号持续令人失望后,黄金受到进一步打压。

  “如果黄金能维持住目前水平,那么表明抛售压力有限,可能已经接近震荡区域的底部水平。”

  彭博策略师Mark Cudmore撰文称,本周金价跌破了2019年的低点,其跌势可能还会继续。金价本周四(4月18日)盘中最低下探至1270.63美元/盎司。

  Cudmore在文章中写道,资产波动性的下降正在侵蚀通常流向黄金的避险买盘。不断改善的经济数据正导致全球收益率从低迷水平缓慢回升,增加了持有无收益黄金的机会成本。

  随着美联储或多或少在观望,许多投资者都在期待美元下跌,但它一直拒绝这么做。

  Market Watch投资策略师Ivan Martchev周五撰文指出,大多数投资者关注美元指数,坦率地说,美元指数已经过时了。美元指数没有贸易加权,也不包括主要新兴市场,而过去2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大部分都发生在这些市场。

  Martchev表示,如果得益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咄咄逼人的贸易政策,美国的贸易逆差开始显著缩小,那将有利于美元。

  如果你看一下广泛美元贸易加权指数,你会发现美元接近历史高点,略低于130美元(圣路易斯联储公布的最新收盘价为127.48美元)。如果想使用欧元来代理旧的美元指数,因其在美元指数中占比最大,权重超过57%,那么你可以说,眼下在贸易加权基础上其正处于欧元早在2001年时的水平,当时其交投于83美分。相比之下,欧元上周五收于1.13美元(见下图)。

  美元之所以表现出这种韧性,是因为美联储尚未正式停止收紧货币政策。尽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曾表示,联邦基金利率的上调将暂停(见下图),但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债券的流入仍在继续。

  请记住,唯一的其他主要储备货币——欧元——正受到欧洲央行全面“量化宽松”的攻击。欧洲短期政策利率为负,而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已恢复增长。这势必会给欧元带来进一步的压力,尤其是如果欧洲央行这种时断时续的量化宽松政策继续无效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欧元兑美元平价只是时间问题,尤其是如果推迟的英国退欧进程不能顺利进行的话(见下图)。

  此外,Martchev撰文称,据特朗普政府称,最大的贸易协定是与中国的贸易协定,已经完成了90%。Martchev认为,如果受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提振,美国的贸易逆差开始显著缩小,那无疑将看涨美元,并将对全球外汇市场产生长期影响。

  最后,还有一些新兴市场货币即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处于不稳定状态。这两种货币在2018年都大幅贬值,近期以来再次面临压力。本月,阿根廷比索跌至1美元兑44比索的历史新低,而土耳其的5年期信用违约互换(cds)也开始爆仓,这表明机构投资者可能正在为土耳其进一步贬值和/或违约做准备(见下图)。在美国以外的全球经济更加疲软,而且两国都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来维持汇率的情况下,不能排除这两个国家中的一个或两个发生货币危机和违约的可能性。

  去年5月,土耳其、阿根廷均被选为最有可能出现汇率和/或主权债务问题的国家。考虑到阿根廷和土耳其目前所发生的情况,他们很可能在2019年遇到更多麻烦。

  Martchev预计土耳其和阿根廷还会传来更多的坏消息,这应该会给美元带来上行压力,给美国国债收益率带来下行压力。

  周三(4月24日)亚市早盘,美元指数在隔夜大涨后继续高位持稳,目前徘徊在97.60附近,上日美元指数升破去年高位,最高触

  周三(4月24日)亚市早盘,澳元/美元位于0.7050附近水平徘徊。盘中汇价突然加速下挫,短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