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森林大学和TBI国际教育集团共建跨文化研究

  2018年12月10日,在万里长城脚下,中西合璧的瓦场酒店里, “教育领域的跨文化能力研究”高峰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在这场由维克森林大学和TBI国际教育集团主办的闭门高峰论坛上,与会专家就跨文化能力的意义、核心要素、培养方式和评价标准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同时,维克森林大学教务长Rogan Kersh教授和TBI国际教育集团CEO刘恋先生签署了共建跨文化研究中心的协议,双方将共同推进在跨文化领域的学术研究(评测及课程)和实践,共同举办跨文化国际论坛。维克森林大学全球事务副教务长J. Kline Harrison教授、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陈琪教授、教育人类学专家滕星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高级翻译学院副院长李长栓教授、北京四中前校长刘长铭先生、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附属实验中学前校长袁爱俊女士、翔宇教育集团总校长卢志文先生、勤上教育集团总校长安瀛先生、中国科促会文化寻力委员会秘书长王学文先生、TBI国际教育集团美国区CEO陈迅先生、TBI国际教育集团全球战略副总裁Jay Gentry等共同见证了签约仪式。

  维克森林大学教务长Rogan Kersh教授曾领导开设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和上海分校,对TBI国际教育集团“通过连接赋能中外学校打造全球学校培养面向未来具有超强跨文化能力的人才”的理念高度认同,将领导维克森林大学与TBI携手共同建设跨文化能力培养体系。

  TBI国际教育集团总裁刘恋先生赞赏维克森林大学的学术研究能力以及在跨文化领域的研究与实践,希望通过共建跨文化研究中心,共同推进基础教育领域“全球学校”的建设。

  一次长城脚下教育行业的跨国论道,一所世界顶尖大学和一个全球化教育机构的携手,开启了一个新的未来,我们期待美好。

  2018年12月10日“教育领域的跨文化能力研究”高峰学术研讨会在北京成功举办。研讨会由维克森林大学和TBI国际教育集团主办,与会专家深入研讨了跨文化能力的意义、要素和教育领域跨文化能力培养的理论和实践。会上,维克森林大学和TBI国际教育集团举行了共同建立跨文化研究中心的签约仪式。

  Rogan Kersh 维克森林大学教务长、教授 全球问题需要全球视野来解决

  他指出,当下全球化虽然遇到挑战但依然在不断深化。全世界的学生甚至所有人都需要国际化适应能力,要通过培养全球能力和全球心态来面对全球贸易、全球环境等问题,避免民族主义。

  传统的跨文化能力(Intercultural Competence)模型强调知识、语言、自我意识、态度和技能。全球能力和全球心态框架强调自我意识、态度、技能和实践应用。

  教育需要脱离传统单一传授知识的教育模式,将眼光转向更有利于未来世界全球意识的跨文化能力培养与测评,从技能、态度、自我意识等全球能力核心要素的角度来进行。

  跨文化意识,要有自我意识和全球化的态度。能更好的理解我们自己是很重要的。跨文化技能能够增长跨文化意识,跨文化态度能够支撑跨文化的实践和行动。

  什么样的人才才能面向未来?回答这一问题首先要清楚我们处于一个怎样的时代。当下科技让空间变小,时间变快,整个人类社会在加速全球一体化,同时人工智能迅猛发展,让世间万物富有灵性,面向未来的人才最底层的基本能力是跨文化能力。

  TBI国际教育集团的一个核心认识就是以个体为主导的全球化不断推进,跨文化交流交互成为常态。培养跨文化能力,首先要让学生充分理解自身的文化,有自己的文化属性。你是中国人,就要懂中国文化。例如当有人问为什么中国人吃东西很浪费,为什么中国没有很好的养老院等问题时,我们要能从中国文化的深层角度去解释。培养跨文化能力,除了让学生有跨文化意识之外,还要让学生学习跨文化的知识和技能。

  此次TBI国际教育集团与维克森林大学合作,正是基于对于未来人才的思考,基于对于培养跨文化能力重要性的共识而做出的选择。双方将整合资源共同搭建起跨文化能力培养的理论和实践平台。

  一所世界顶尖大学和一个全球化教育机构的携手,双方共建跨文化研究中心,共同推进跨文化的学术研究和实践,共同举办跨文化国际论坛,开启了新的未来。

  J. Kline Harrison 维克森林大学全球事务副教务长、教授 维克森林大学的全球能力和全球心态研究与行动

  维克森林大学从10年前开始招收国际学生,现在国际生比例已经达到10%。随着国际生的增长,维克森林大学在校园内开展了跨文化能力的活动,但还是以割裂的方式在做,即国际学生和本国学生的海外留学是割裂的,国际学生项目和其他校园项目是割裂的。因此在5年前维克森林大学启动“跨越边界:全球学校计划”(Transcending Boundaries: Building A Global Campus Community),开展全球能力和全球心态的研究和实践。

  全球觉醒(Global Awakeing):大一新生可以申请,到丹麦的伙伴院校进行第一年的学习。

  全球联接(Global Connection):给国际学生提供一整年的适应课程和活动,讲授《美国文化和社会》,举办各种活动。

  全球桂冠学院(Global Laureates Academy):学生和教师一起参加研讨会和活动,一起完成各种研究项目。

  全球村(Global Village):进入美国家庭学习和体验。参与者三分之一是美国学生,三分之一是国际学生,还有三分之一有美国国籍,但在美国本土以外长大的学生。

  这些培养全球能力和全球心态的项目是否有效?是不是在以正确的方法在做?维克森林大学对此开展了项目的评估,自主研发了一套评估体系。从跨文化的探索(Intercultural Inquiry)、自我意识(Self-Awareness)、社区互动(Community Interaction)、跨文化的沟通技能(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全球责任(Global Responsibility)五个方面进行评估。

  这套评价体系的建立,为教育领域开展跨文化能力的研究和实践提供指引,未来可以在与TBI国际教育集团的合作中进一步完善。

  维克森林大学还为国际学生适应美国大学生活提供了一系列的课程和活动,提升国际学生的学术、文化、社会和情感适应的理解和实践。

  陈琪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文化习惯决定表达观点的方式不同

  陈琪教授讲了在清华大学给学生上课的经验,就一个问题,以色列的学生,3个学生会有4个观点;日本的学生,总是选择间接阐述观点;中国学生则会经过小范围讨论形成一种观点。

  陈琪教授指出这种不同与学生的文化背景有关,文化习惯决定表达观点的方式不同。作为老师和家长需要理解与包容这种差异,并要鼓励学生的好奇心。一般来说,中国大学的老师对这种差异还是相对包容的。

  跨文化能力的培养,不仅要从能力或者文化本身着手,也要同时考虑应用场景的设置与升级,考虑国际和校际之间的协作,考虑不同主体之间的不同受众与任务,形成机制与生态,服务于差异化与多样性。

  维克森林大学建立的跨文化能力的评估体系具有启发意义。增加评估指标中的客观评价,尽量减少主观评价将使评估更为科学和有指导价值。

  维克森林大学与TBI国际教育集团搭建的跨文化研究中心,可以吸纳国内更多的机构来参与,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愿意参与其中,共同推进全球学校的理念和跨文化能力人才的培养。

  人类学是一门研究他者、研究异质社会的学科。滕星教授说,200多年前伴随着地理大发现和殖民地管理,人们发现地球上有很多人群有着与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于是逐渐产生了研究他者文化的人类学。人类学者的研究过程首先是到人群中进行长时间的田野调查,然后撰写描述这一群体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民族志,进而提出理论建构和理论解释。这一理论和方法的基点就是跨文化能力和跨文化意识。

  地球上有70多亿人口,大约6000个民族,生活在200个左右的国家中,这说明绝大多数的国家是多民族国家,充满了文化多样性。因此保护文化多样性,在跨文化教育中是非常重要的。保护文化多样性,进行跨文化交流,首要的前提是对地方知识的习得和理解。教育在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的同时,还有一个是面向本土。

  跨文化能力培养要创造跨文化的环境。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领域,同时在这一过程中要将人的生物性和文化性相结合,不能片面理解甚至夸大差异性,因为人的共同性大于差异性,要在相同属性中找到个性化差异,找到解决问题的点。

  刘长铭校长指出认识自己,培养自我意识在跨文化能力培养中非常重要。越自信越有平常心,越能够理解和感知不同的文化。自我认知的培养,一是家长的理解和尊重。这是萌生自我意识的第一步。现在中国家长会更多强调无条件的服从。家长需要尊重孩子的想法,让每个孩子在家庭、学校、团队、社区等群体中得到尊重、感觉被需要。二是老师需要学会启发学生认识自己,创造学习场景。要让孩子独立做事情,或组织成为小组独立完成事情,在合作中意识到个人的位置、作用、价值。他介绍了北京四中的一些做法,如要求学生进行一周的社会实践或职业体验,学生独立的或组成小组去完成一个项目。举办戏剧节,让一个班级中更多的同学参与到戏剧的创编、排练中去。

  他说在真正的教学中,中国教师需要向美国教师学习,需要更开阔的思维和对不同可能性的尊重。学生可以“挑战”老师。老师要学会如何去面对自己的错误,甚至创造一种“出错”的场景,让学生去讨论。

  北京四中很早就确立的学生国际交往目标与今天我们谈的跨文化能力培养的目标是一致的,即:

  使学生认识到,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向全人类贡献不同内涵和不同形态的优秀文化的责任与义务,共同促进人类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使学生认识到,每个国家和民族都应以宽容的心态理解和包容不同的文化,并在此基础上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和融通,形成相互平等、相互尊重的观念意识与行为准则;

  在上述基础上使学生进一步认识到,各个国家和民族形成人类发展的共同愿景,并为建设共有的美好星球主动承担责任,共同努力。

  袁爱俊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前校长、世界遗产青少年教育中心主任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

  袁爱俊校长从事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管理多年,领导并见证了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国际教育的发展。近些年来领导联合国教科文授予的中国首个世界遗产青少年教育中心,从事了大量卓有成效的青少年世界遗产的保护、传播和教育工作。

  她谈到什么是跨文化能力时,引用了我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文化自觉的观点。培养孩子的跨文化能力,就是培养他们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的能力,即了解和传承自己的美,又能欣赏和理解别人的美,不同的美在一起可以和平共处。

  她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常重视跨文化能力的问题。在联合国《教育2030行动框架》《跨文化能力概念与行动框架》等文件对于跨文化能力都有非常详细的描述。我们教育领域推进跨文化能力的研究和实践,要加强与联合国教科文等机构的结合,要建立专门专业的机构或平台,要结合不同的情况编撰适合的教材,汇编多样化的案例,在国内外确定一批基地校,在这些基地校中开展教师培训和跨文化能力的教学实践。最后要进行交流互动,开展评估和推广。

  她希望维克森林大学跨文化研究成果和与TBI共建的跨文化研究中心能够惠及更多的学校和学生。

  安瀛校长曾是北京四中国际课程项目创始人、国际校区创校校长,深度参与了北京四中国际教育的发展。他对维克森林大学用科学的方法和形式研究跨文化教育教学表示非常赞赏,希望能够共同推动这一研究进一步深化。

  他认为,每一个学生都要培养跨文化能力。跨文化能力的培养在中国基础教育阶段应该进行区分,一部分是针对将去另一个文化体系下学习的人,就是准备接受国际教育的学生,提供跨文化能力和跨文化意识的提升的支持,另一部分是针对不到另一个文化体系学习的人。虽然他们不去留学,但全球化同样需要培养跨文化的能力和意识。两部分分而治之,要有不同的课程、项目和活动,并研发针对性的评估体系。

  他对我们如何为中国学生提供更好的全球教育这一问题进行了总结,他提出首先要从理念、价值观层面建立全球教育理念,了解跨文化能力的内涵和意义;其次要建立专门机构,让维克森林大学和TBI国际教育搭建的跨文化研究中心发挥平台的作用,加强中外的交流互动;然后是建立培养跨文化能力的课程、活动体系和评估标准。

  作为有19所学校,6万余学生的翔宇教育集团的总校长卢志文先生回顾了教育理念从最初的“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到“让孩子和整个世界站在一起”的过程,他认为这一教育理念中就有教育领域的跨文化能力研究学术研讨会的题中之意,就是让学生找到最好的自己,共同创造美好的未来。

  如何培养跨文化能力,将知识教育变为技能教育进而变为实际能力?卢志文校长给出了他的回答,那就是首先必须融汇中国传统文化的根脉。然后要具有尊重差异的能力和同理心。他说人需要有“三心”,即同情心、同位心、同理心。有同情心,学会设身处地;有同位心,学会换位思考;有同理心,学会推己及人。

  具备跨文化能力的人,要能够理解多元文化,而后才能谈教育。首先具备理解和包容的能力、多方合作培养、最终协同实现。

  五年前,TBI国际教育集团和文化和旅游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共同推出文化寻力项目,提出建立中外青少年的文化理解平台,让中外青少年从多元文化的体验、学习和共处中寻找未来之力、发展之力、创新之力、和平之力。

  从当时懵懂地提出,到逐步丰富项目内容和形式,到今天与维克森林大学共同主办“教育领域的跨文化能力研究”高峰学术研讨会,一路走来理念在不断深化,目标更加明确,体系不断健全。

  维克森林大学的跨文化能力研究和行动与文化寻力的理念和实践深度融合,将从组织机构、价值理念、课程体系和评估推广等诸多方面带来深刻影响,将成为我们跨文化能力在全球拓展的起点,实现文化寻力新的跃升。

  陈迅先生从事国际教育十年如一日。他说从事国际教育越久,越深刻认识到进行国际教育就要先了解什么是人类、什么是文化,尊重不同视角,理解“不同”无处不在,学会在多样性之下,在人和人之间的差异化之间进行沟通交流。

  有些在国外学习的学生会觉得某一个行为是对自己的误解和歧视。但实际可能是因为过于敏感。这种敏感很多是源于自己的不自信,对文化的不自信。培养学生的跨文化能力,就是要让子深刻了解自己的文化,同时也要有能力反省自己的文化,只有如此才可以更好的把握自己的文化。

  维克森林大学对于国际学生适应大学生活的各种支持与TBI国际教育集团对中国留学生的服务支持是一致的。双方共建的跨文化研究中心将很好地整合资源,更加突出实践的作用。通过搭建实践平台,以多元的多边的资源共同保证学生生活上的安全,教育上的进步和个人个性上的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