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bifa_跨文化研究:坚持普遍性立场下拓展非西方

  现在国内主流的跨文化研究,主要是跨越东西方文化。其实质在于,从知识论的角度来讲,是跨越东西方不同文明的文化,从权力关系论来讲,是处于强势地位的西方文化与处于弱势地位的东方文化之间的权力关系再分配。

  即使是在同一种文明内部,同一个国家内部,也经常存在着不同的民族文化差别,以及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差别。所以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界定和延伸,除了跨越东西方文化和跨越强势文化与弱势文化,跨文化研究还应当包括:

  第一,跨越同属东方文化内部的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这对亚洲国家来说尤有必要,因为亚洲国家众多,宗教多样,文化各异,语言不同。就地理范围而言,有近东、中东和远东;就文化圈而言,至少有伊斯兰文化、印度文化和儒家文化。和国内学界中西文化比较研究成果汗牛充栋相比,对于亚洲各国文化之间的比较研究显得非常薄弱,作为学术体制建构的亚洲研究或东方学研究的系科,在国内大学也不多见。

  第二,跨越同一个国家内部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对于中国这样的多民族国家,这种研究尤为必要。过去理解的中国文学史基本上等同于汉文学史,过去理解的中国文化基本上被理解为汉文化甚至是儒家文化,丰富多样的多民族文化和民间文化长期处于被压抑、遮蔽的状态且正在流失。

  第三,关注后发展国家之间的跨文化比较研究。现在国内批评中国文化全盘西化的呼声很高,这种批评缺乏和其他后发展国家之间的比较。如果比较印度、加纳等西方前殖民地国家就会知道,中国历史上从未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英语或法语等外国语言从未成为中国的官方语言。中国的情况和西方前殖民地国家差别很大,不宜简单等同。即使是印度这样的西方前殖民地国家,也依然保持着自己浓厚的传统文化和习俗。对其他后发展国家我们关注不够、知之不多,这不利于我们对中国文化自身的定位与把握。

  国内目前流行的跨文化研究,尽管以“反西方中心论”为宗旨,但是由于基本围绕中西文化比较研究,恰恰带有较为浓厚的“西方中心论”色彩。我们的跨文化研究还需要向其他多方面纵深拓展,特别是向非西方、后发展国家的文化拓展,向多民族文化和民间文化拓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