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古树名木发新“身份证” 扫码数据出“误差

  原标题:古树名木新“身份证”增设二维码 记者走访发现 多棵树木胸径数据与实际明显不符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崔毅飞)今年6月开始,北京市的古树名木陆续换发新版“身份证”,相比老版树牌、新版树牌增设二维码,通过手机扫码可了解到更多古树信息。但有细心市民扫码后东城区一株国槐的胸径显示4米,远远高于实际尺寸。《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日前走访发现,新版树牌胸径误差并非个案。

  近日,刘女士在天坛医院老院区发现,院区东侧遗存有几株国槐,多数换发了新版树牌,铁牌上的二维码引起刘女士的好奇,于是掏出手机尝试扫描,更为详细的古树信息出现在手机屏幕中,但刘女士注意到,其中一株国槐胸径近4米,相当于一辆普通小轿车的长度,这与实际严重不符。

  10月3日,法制晚报记者来到天坛医院老院区,院区东侧分布有5株国槐,其中4株换发了新版树牌,1株无牌。编号为110101B00856的国槐(二级古树),手机微信扫码1秒钟后,古树的位置、年代、树高、胸径、平均冠幅、管护责任单位,以及生长习性出现在屏幕中。胸径显示为281.0厘米。

  参照《北京市古树名木评价标准》,胸径即树木根茎以上离地面1.3米处的主干带皮直径。记者实测发现,这株国槐的胸围是281.0厘米,用“281.0÷3.14”,其胸径约等于89.5厘米。

  相邻的110101A00851号国槐(一级古树),扫码显示胸径长达398.0厘米。记者实测胸围350.0厘米,胸径约等于111.5厘米。110101A00852号国槐(一级古树),扫码胸径340.0厘米。110101B00857号国槐(二级古树),扫码胸径325.0厘米。

  通过对天坛医院老院区4株国槐的测量,胸径标注与实际差距较大,官方公布数值更接近于古树的胸围。

  随后,记者来到海淀区的北京植物园,注意到园区内的油松、侧柏基本更换了新版树牌。扫码卧佛寺附近6株侧柏的树牌,胸径显示从226.0到374.0厘米不等,都远远高出实际胸径。

  2017年底,北京市开展第四次全市范围的古树名木资源调查。此次调查不仅要摸清本市古树名木资源总量、种类、分布状况,还要形成完整的纸质和电子资源档案,为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工作提供参考。

  针对此事,昨天上午,《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致电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该处室承担古树名木资源普查和相关的监督管理工作。一位女工作人员解释说,新版树牌胸径信息的问题,他们也有发现并将纠正。其表示,在进行古树普查时用得就是胸围,可在后台更改数据标签,将胸径改成胸围。

  北京林业大学森林生态学和森林培育学博士生导师罗菊春教授介绍说,胸径,是判断古树树龄的重要依据,也是世界通用的古树参数。测量古树胸径有两种方法:一是用卡尺分别测量古树东西、南北的胸径,然后相加再除以2,得出古树的平均胸径;二是如遇到体量大的古树,可用皮尺绕圈量出古树的胸围,然后除以3.14得出古树的胸径。

  “胸径将近4米的国槐我还从未见过”,罗菊春教授认为,新版树牌信息更加丰富,而且摒弃过往钉牌的做法,转而采用拴绳挂牌的方式,这都是管理上的进步。但胸径数值差得太远,错误的信息容易酿成不良后果,产生巨大误解,应当及时进行纠正。

  地点 树号 树种/级别 扫码胸径(cm) 实测胸径(cm) 实测胸围(c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