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环境教育年会:中国伙伴参会快报(一)开

  在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资助下,康奈尔大学公民生态学研究室组织带领一批中国环境教育伙伴前来参加第47届北美环境教育年会。他们来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深圳市中国科学院仙湖植物园,成都根与芽,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云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南京大学,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及长江日报,深圳红树林基金会及深圳绿色基金会。

  2018年10月9日,13位伙伴到达美国华盛顿州斯波坎市。当天晚上,康奈尔大学和北美环境教育协会举办欢迎会,Arjen Wals、Anne Umali、張子超、曾钰琪及李洁等多位老师前来欢迎助阵。伙伴们将在年会期间做报告分享。

  10月10日上午,来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谭羚迪和罗乃茜参加野外活动,参访了斯波坎西南的Turnbull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

  由当地的志愿者参与翻修的小教室,壁画上有Turnbull保护区的典型景观:疏林草地和湿地

  羚迪: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森林火灾是森林的敌人”,可在这种疏林草地中,最重要的生态过程就是火。闪电等自然过程引起的小火能调节树种和年龄结构,让树林不断更新,保持生机。每年保护区都会有计划地地烧掉一部分林子,但是要随时准备扑灭,不能让火势扩大烧掉别人家房子,也不能让烟雾吹到斯波坎市区,可以说是心很累了。

  事实上,从欧洲殖民者来到这片土地时,Turnbull就不再是“未受干扰的自然景观”。这里的树曾经被大量砍伐,草地上曾有大量放牧,至今仍满地都是入侵草种。我们看到的“自然”景观,实际上是大量人工投入的结果,精心设计的烧林活动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大家正在试图闻出北美黄松(Pinus ponderosa)树皮的特殊气味。

  这种树的树皮很厚,呈鳞片状剥落,因此较大的树能在火烧后存活下来,形成疏林草地景观。

  这片土地虽然干燥得年年烧起野火,却有稳定的水源和起伏的地形,因而湿地密布,有季节性的小池塘,也有永久性的小湖泊。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保护区工作人员还带我们体验了他们的保留节目:湿地水生生物观察项目。

  我觉得跟我们在北京的池塘做的事情很像,看到的生物也很相似,能认出来是我的老朋友蟌、龙虱、仰泳蝽和萝卜螺的北美亲戚。

  和小心翼翼烧出来的疏林草地一样,这片清澈见底的湿地也不是完全自然的。前段时间水变得浑浊,有些臭味,所以他们开闸换过水。我们也可以看到池底的水草都比较短,可能是放水后刚刚重新开始生长。

  10月10日下午,来自红树林基金会的陈阳参加了 HHMI BioInteractive主办的主题为“利用公民科学和食物网提出生态学问题”的工作坊,鼓励学校老师把公民科学带入学校。通过在中美洲的一个热带雨林保护区设置红外相机,让高中生参与到照片辨识和筛选、了解食物网、并利用数据进行分析和提出生态学问题。

  傍晚,北美环境教育年会正式开幕,迎来30多个国家1300多位参会者。Judy Braus做开幕演讲,一如既往的有趣又激励人心;还有来自Jane Goodall (珍 古道尔)博士的视频问候,一起点燃了每位参会者的热情。

  接下来几天,中国环境教育伙伴们将在北美环境教育年会上做报告分享,将咱们的环境教育项目和经验待到国际舞台。敬请期待!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资助支持中国环境教育伙伴参加北美环境教育年会及西雅图周边环境教育项目参访,推动国际环境教育交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